生命之糧/梁唯真傳道

聖經:約翰福音6:32~35


前言:約翰福音的特性

約翰福音的結構與內容,和其他共觀福音書(馬太、馬可與路加福音)有很多不同,顯示了成書時間與使徒統緒的差異,更詮釋其對耶穌基督身份與工作的不同理解。其中,最特別的是約翰福音沒有耶穌出生的記載、也沒有聖餐設立的描述。另外,如果從整個約翰著作──就是包括約約翰福音、約翰壹貳參書、以及啟示錄等作品──來理解,約翰傳統對聖神、水與血(「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約翰壹書5:8)的象徵,有許多記述。可以說約翰福音就是一本「生命福音書」,也是對聖神描述最多的福音書。


生命是一場聖禮

約翰福音記載的第一個神蹟是迦拿婚宴的「變水為酒」(約翰福音2:1-11),之後就是逾越節的來到、潔淨聖殿、首次預言自己的死與復活(約翰福音2:13-22),再之後是兩個醫治個人的神蹟(約翰福音4:46-54,5:1-15)。然後,再次提到「那時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約翰福音6:4),就來到「五餅二魚、五千人吃飽」的團體性神蹟。而耶穌復活之後、升天之前,最後又和門徒一起用餐,並且「耶穌就來拿餅和魚給他們。」(約翰福音21:13)


從特意編纂的記載順序來看,約翰福音最開始的兩個團體性神蹟就是「變水為酒」與「五餅二魚、五千人吃飽」,中間則夾雜了關於生命(約翰福音3:1-21,4:3-43,5:1947)的講論。這兩個神蹟其實就是約翰福音的聖餐表現。


「變水為酒」就是聖餐的「杯」,「五餅二魚、五千人吃飽」就是聖餐的「餅」。並且在「五餅二魚」的記述中,「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分給那坐著的人」(約翰福音6:11),這與共觀福音書中聖餐的記載一致:「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馬太福音26:26-28)


約翰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故意不記載最後晚餐中的聖餐設立過程,又故意將「酒」與「餅」的神蹟放在開頭,是想告訴讀者什麼樣的信息?


約翰著作特別重視「生命」,「水」和「血」都是生命的象徵,「聖神」則是「賜生命的上帝的神」;聖子上帝是「太初之道」,是生命的源頭(「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約翰福音1:1-4)。


因此,聖餐的意義對約翰來說,不僅只是侷限在最後晚餐的餅與杯,耶穌設立聖餐的意義也不只是為了門徒;聖餐的意義在於作為生命源頭的上帝將他自己的生命向眾人分享,滿足人類一切所需。因此,當耶穌「變水為酒」、「擘餅餵飽五千人」,就形成眾人一起享用「餅」與「酒」的聖餐。對約翰而言,透過「眾人參與的聖餐」,要向讀者顯明:上帝拯救的計畫、耶穌捨命救贖的功,都是向全世界開放,邀請一切願意的人前來領受。因此,今天所讀的經文這樣說:「上帝的糧就是那從天上降下來、賜生命給世界的。」(約翰福音第6:33)


除了「上帝的拯救向世界開放」的意義以外,約翰更要向讀者顯明:「生命本身就是一場聖禮」。因此,耶穌與門徒一同吃喝,醫治病人、滿足即時的需要,引用日常生活的種種講論天國的真理;在耶穌的行做之中,沒有聖俗之分,因為萬有都是從上帝聖手所創造,也都是上帝拯救與成全的對象。因此,一個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一場聖禮:透過每天按照「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拉太書2:20)的原則生活,我們就每天每刻經歷象徵「赦罪洗淨、同經基督之死與復活」的洗禮;透過每天「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捨,樂意供給人」(提摩太前書6:18),我們就實際體現「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翰壹書3:16)的聖餐精神。


洗禮不再是一生一次、聖餐也不是一季一次,而是基督徒生命的思想態度與恆久實踐,是愛的分享與犧牲。所以,耶穌對彼得最後的問題是:「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當彼得可以回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就對他有最後的吩咐:「你餵養我的羊。」(約翰福音21:15-17)


宇宙是上帝的身體

從「耶穌是生命之糧」與「生命本身就是一場聖禮」的理解向外延伸,當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翰福音6:35)的時候,他並非只是指聖餐的餅與杯,甚或是每個基督徒從聖神領受的靈性新生命。耶穌更是指每一個生命都是從他而來、從他而誕生;因此,聖子上帝乃是「充滿萬有者」(以弗所書1:23),並且「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羅馬書11:36)


如果,教會是基督的身體;那麼,「宇宙就是上帝的身體」,是充滿萬有之源、生命之首的上帝所臨在與充滿之處。所以──


每一個生命的痛苦,都是耶穌的聖殤;

每一個孩童的笑靨,都是上主神聖的歡愉;

晨間的露滴、花蕊的美麗,都是天上榮耀的瞥見。


如此的相信,使我們在享用每一餐的飲食之時,能以尊重生命的態度,知道我們生命的延續來自上帝所創造的生命的給予,故此應當以恭敬的心領受。如此的相信,也使我們在傷害任何生命、破壞生態、虛擲時間之前三思。因為,我們不再只是傷害與上帝無關的事物,而是傷害上帝的創造,是傷害上帝神聖生命的一部分。對環境的保護,對生態的關懷,就成為基督徒聖餐的日常實踐。所以,我們可以相信:「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羅馬書8:21-23)


跟隨耶穌基督,成為生命之糧

領受聖餐,從中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們生命的糧食與飲水,不停止在成為上帝恩典的接受者,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更進一步應允我們:「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4:14)


當我們接受聖餐的餅與杯,我們乃是接受從上帝而來的生命;當我們分享生命、愛與捨己的時候,我們就是學習耶穌基督的榜樣,成為聖餐、成為給予分享的「生命之糧」。在給予和接受的循環中,上帝生命泉源的流動,生生不息,成為宇宙繼續運轉的動力、各式生命繼續維持的養分。


所以,當我們學習耶穌擘餅舉杯祝謝的時候,我們清楚知道所領受的乃是無價寶貴的上主生命,並且立下誓約,參與上主聖禮,分享餅杯、分享救恩、分享生命。所以,我們擘餅舉杯的時候,我們應當向生態與和平聖者聖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1181/2-1226,方濟會創始者)一樣禱告:

Lord, make me an instrument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sow love.

Where there is injury, pardon.

Where there is doubt, faith.

Where there is despair, hope.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ight.

Where there is sadness, joy.

O Divine Master,

grant that I may not so much seek to be consoled, as to console;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to be loved, as to love.

For it is in giving that we receive.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oned,

and 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to Eternal Life.


「主啊!使我作你和平使者,

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在憂愁之處播下歡愉。

哦,主啊!使我少為自己求,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在捨去時我們便有所得;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241 |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