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的教會/張德麟牧師

聖經:哥林多前書11:17 ~ 22

這段聖經一開始第18節保羅提到「我聽說」,這表示以下這些記載是別人告訴保羅的,說什麼呢?說哥林多教會在聚會的時候「分門結黨」。
有人說,這裡的「分門結黨」是歌林多前書1:12所說的:「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這種對某一教會領袖的效忠。但從上下文看來,這裡指的分門結黨應是指「社會地位」和「經濟情況」不同造成的。
教會內「社會地位」和「經濟不同」引起分門結黨在什麼時候看出呢?在「愛餐」或「愛筵」、「愛席」(猶大書12節)中出現。

什麼是愛餐?
早期教會並沒有「禮拜堂」,他們崇拜聚會都在信徒家中舉行,這些可以提供地方的信徒都是比較富裕的信徒,有較大的地方可以容納較多的人聚會。他們共享愛餐的地方,相信也就是聚會的地方。有考古學家發現,這樣的家庭有正式的餐廳,可容十人聚餐,如果把院子算進來,大概可容30~50人共進晚餐。

哥林多教會舉行聖餐的儀式和現代教會舉行聖餐禮拜的儀式有很大的差別。其中最大的差異是聖餐儀式與愛餐同時舉行,意思是「聖餐」不單是象徵式的餅和酒,而是在一個真實的晚餐中,或者吃完晚餐後舉行。這種情形不單是哥林多教會如此,其他教會也是這樣。例如使徒行傳二章46節:「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的在殿裏,且在家中擘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其實我們的主耶穌設立「聖餐」時,也是在逾越節的「晚餐」中進行的(太26:26~29)這段經文論聖餐也是一個證明。

早期教會的愛餐(Love feast)是全體基督徒帶他們的食物來,放在一起,坐下共餐(這種習俗,今天很多教會仍然如此做)。

不過,在哥林多教會愛餐變了質,在教會中,有富裕的,有貧窮的,有的帶來豐富的食物,有的卻什麼都沒帶;有的可以準時到,有的是奴隸,可能無法自己控制工作的時間或者有些貧窮的自由人也常要超時工作。在這種情形下,發生了下列的情形:

一、有人先吃
林前11:33「所以我弟兄們,你們聚會吃的時候,要彼此等待」,從這句話我們可以推測那些比較富裕的人在舉行愛筵時,因為那些奴隸和貧窮的自由人遲遲未到,等得不耐煩,就先吃了。

二、各人先吃自己的飯
比較富裕的人帶來的食物明顯是比較豐富的,他們自成一個小團體(分門結黨),沒跟窮人分享就先吃了。保羅覺得這種行為不單是自私,也會讓貧窮的人羞愧。

第三,基於前兩種行為,結果是這個飢餓,那個酒醉,「酒醉」一詞表明當日愛餐所用的飲料是真正的酒。那些先來的富裕的人吃得太飽,喝得太多,而那些遲到的奴隸和窮人,則餓著肚子。

這樣「愛筵」所要表現的「彼此分享」沒有了。「聖餐」中「同領基督的血」「同領基督的身體」「同領」所要表達是彼此分享,共同參與互相契合與基督有生命的聯繫,彼此互為肢體的內涵也同時消失了。所以保羅在這段經文中才為了一個吃飯的問題,表示他的不滿:「可因此稱讚你們嗎?」,「我不稱讚」。

有一個偉大的教會史家曾論及早期基督徒時說:「在他們自己的範圍之內,幾乎完全解決了當時羅馬和現代歐洲仍然困擾的問題。他們提高婦女地位,恢復勞工神聖,廢除乞丐、消滅奴隸的痛苦。這種革命的祕訣是在主的晚餐中,一切種族及階級自私完全都已忘了,同時也建立在社會的新的基礎──這基礎是建造在人(基督為眾人死)裡面可以看見的上帝的形象的愛上」。
所以「愛餐」不只在吃飯,還在打破階級,共同在主裡彼此分享。

我神學院同班同學,許松,排灣話叫酋卡爾,讀神學院時,我只知道他很聰明,語言能力又很好,我不知道他後來翻譯了排灣族語聖經,我更不知道他及他一家人都是第一代信徒,直到我在「新使者」雜誌看到他寫他家族的見證。

許松八歲那一年,他一向開朗,仁慈、健壯的父親突然得心臟病、肺病。短短兩、三個月病情惡化到一個壯碩的人成了一身排骨。許松的母親為了照顧父親,停止一切田園的工作,不只如此,變賣祖產、牲畜,只為救回許松的父親,因為他不只是丈夫、孩子的父親,而且還是全家經濟的依靠。

碰到山窮水盡之時,他們自然想到宗教,許松的父親,本身就是原住民信仰中的祭司,他去找另一位巫師請他來幫忙,這位巫師看了看許松的父親,就對許松的母親說:「神明指示,你們要殺一頭豬,把豬切成兩半,一半獻給神明(交給巫師),另一半要讓病人全部吃掉」。他們把家中最後一隻小豬殺了,但事情的發展卻超乎想像,他父親吃完豬肉後,病情惡化,開始吐血,身體更加虛弱。他們還是不放棄,再去找巫師。巫師這一次說「你們要再殺一頭豬,把三分之二的豬肉交給我拿去獻祭。三分之一餵食你父親。」由於他家裡已無豬可殺,也沒錢買豬,最後只有放棄。

但有一個晚上,當他們三個孩子都還沒睡,他們圍在父親身邊無助地看他父親時,他父親用微弱的聲音說:「他看見有一個身穿白衣的人,他叫我要去教會......」。

對許松家人而言,什麼叫「去教會」他們完全不明白,而且在排灣族人中,祭司家庭如果去教會是會被逐出家族的。

這事給他們帶來很大的掙扎,但他們愛父親的心勝過一切。某一天晚上,他母親用破舊的被單和二支竹竿製成簡單擔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母親及三個孩子抬著父親走了一公里的路,推開教會的木門,然後把他父親抬到講台前的地板上,一家人不知如何是好地「去教會」,然後靜靜地坐在那裡。

那時許松突然想到他的基督徒同學說禱告時眼睛要閉著,他母親一聽到這樣的事,就要求三個孩一起閉上眼睛,第一次閉上眼睛,許松很誠實地說,那時是半夜,而且精神也很疲倦,一閉眼就睡著了。到半夜,吹進寒風,全家才驚醒過來,再把父親抬回去。
這樣,他們重覆抬父親去禮拜堂八個晚上,第九天早上,他們驚覺父親開始有改變,再過四、五天可以說話。一個月之後,身體好了。再調養半年,他父親回山上工作了。

這半年的時間,他們一直「偷」進禮拜堂,傳道人、長執、會友沒有一個人知道,半年後的某一個主日,他父親帶著全家,這次真的在主日禮拜時「去教會」,並且正式成為基督徒,也因此他們被家族驅離,使他們不得不搬出原居處,到禮拜堂附近定居。
成為基督徒之後,弟兄姊妹才知道他們的遭遇,於是有人送地瓜、芋頭、蔬菜來關心這個家庭,父母親在長老教會受洗,也送長子許松高中畢業後進台神。許松說,他們信耶穌之後,全家最大的改變是他父母喜歡喝酒,而且每喝必醉,喝的時候,也順便給孩子喝,因此常常看他們全家吐得不成人形;成為基督徒後,他們禁酒,房屋清淨多了,經濟負擔也減輕不少。在他唸神學院時,他常在半夜起床時,看到父母在為他的獻身禱告。

許松說,信耶穌後,更讓他看到父母親的真誠,善良,他說這一份遺產,會在他家中傳承下去,不斷敘述上主的慈愛。

一個基督的靈臨在的教會,必然是分享的教會,希望通過這個題目,我們彼此互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60 | 列印